《风云官场》完整版在线阅读

2019-10-08 13:31:01 食品机械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热书《风云官场》已完结上线。 

  在【零小说】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38,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

  何丽的声音极轻,仿佛天外之音,充满了魅惑,陈兴只觉得声音由远及近的朝自己压迫了过来,何丽身上那特别的香水味也愈来愈近。

  蓦然醒觉的回头,陈兴才发觉何丽的身子已经无声无响的靠了过来,对方光滑的手臂已经碰到了他。

  手臂上传来的触感让陈兴舍不得抽回手来,但头脑的那一丝清醒仍是让他理智的将手往后缩了缩,整个人更是朝后靠着,尽量的不触碰到何丽的身体。

  "你这么晚不回家,不怕你丈夫找你吗?"陈兴脸色不自然的说着。

  "咯咯,你这个人真会扫兴。"何丽笑眯眯的盯着陈兴,身体不退反进,隐约的又要压到陈兴身上去,"今天是同学聚会,我早跟他打招呼了,晚上会跟同学玩通宵,你不用担心他会抓奸抓到这里来。"何丽说着似笑非笑的看着陈兴,陈兴越是表现的不大情愿,就越是激发的她的征服欲,谁说只有男子才会对女子有征服欲?自负的女子看到出色的男子同样会有让对方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征服欲,那种征服的成就感会让她们无比的满足。

  "你就是经常这样欺骗你丈夫的吗?"陈兴瞥了对方一眼。

  "欺骗?怎么能这样说,你不就是我同学嘛。"何丽说着又往前了一点。

  耳边缭绕的是何丽那满是蛊惑的声音,鼻子里充满了对方身上那迷人的香水味,陈兴直觉自己就快要把持不住了,他不知道何丽为什么会来主动撩拨他,兴许是大学期间他对她的不假辞色,甚至,陈兴不无自恋的想是自己身上的魅力太大,引得美女都要主动投怀送抱。

  但这一刻,陈兴在脑海里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再冷静,不要被一时的冲动冲昏了头脑,他努力的去编排何丽身上的缺点,他对自己说像何丽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要是真跟她好上了,那他就不是好男人……陈兴努力的、绞尽脑汁的为自己想着拒绝一个美女引诱的理由。

  陈兴竭尽全力、意志坚强的在自己脑海里构筑了一道道围墙,拼命的抵制着来自围墙外面的引诱。

  突地,只见何丽微微站立起来,跨过了座椅,一下子就靠了过来。

  ‘轰隆’一声,陈兴只觉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道德防线在这一瞬间崩溃了。

  "若跟何丽这样的女人好上,我不是个好男人,但此刻我要是无动于衷,我连男人都不是了。"当陈兴无法控制自己内心深处那不断升腾的炙热火焰时,他的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个声音,一切一切的坚强品质,在此刻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啪啪’的玻璃声突兀的在这夜深人静中响了起来,刺人耳膜,更是惊醒了几乎咸阳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要擦枪走火的一对饮食男女。

  "下车,下车。"伴随着玻璃声响的是一阵尖锐的叫声。

  隔着车窗,陈兴听不清外面的人讲的是什么,玻璃声响的那一刹那,已经将他的魂魄从九天之外拉了回来,让他纵然惊觉,那双已经刚伸出去的宽厚手掌更是急速的缩了回来。

  "外面不知道是什么人。"陈兴脸色微红的望着何丽,他为自己刚才把持不住而感到羞愧,好在夜幕下的双方,并无法完全看清彼此。

  "真是扫兴。"何丽咒骂了一句,从陈兴的腿上下来,才打开了车窗。

  循着皎洁的月光,只见外面站了四个穿着公安制服的警察。

  宁静的黑夜看到这身扎眼的制服,陈兴心里就情不自禁的‘咯噔’一下,兴许是此刻心虚的缘故,陈兴竟觉得格外的紧张起来。

  "下来,下来。"见车窗摇下来,外面的警察又对陈兴两人摇了摇手。

  "凭什么让我们下去?"何丽语气颇为不善的对着外面的警察说道。

  "让你们下车就下车,聒噪什么。"为首一个警察瞪起眼来。

  陈兴和何丽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迫不得已只好下了车。

  两人被带到了附近的风景区派出所。

  下车后,陈兴也才看清四个人手臂上那清晰醒目的协警袖章,知道四个人并非真正的警察后,陈兴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姓名?"

  "工作?"

  ……

  在派出所的问询室里,陈兴和何丽分别被一名协警询问着,协警的手上还拿着记录本,煞有介事的要做着记录。

  "我们又没犯什么法,凭什么要回答你们的问题。"何丽不满的看着对方,刚才被强行带到派出所已经让其相当不爽了,此刻又被当成犯人一般质问着,更是让其火冒三丈。

  "没犯什么法?哼,那你们晚上十点多的不回家休息,在风景区外边干嘛,是不是想做什么不法勾当?"协警不客气的盯着何丽,冷笑道。

  "你…"何丽双眼冒火的瞪着那名协警,却是找不出合适的话来辩解,总不能说是来偷吃的。

  "怎么,没话说了?"协警眼里闪过一丝得色。

  "说吧,你们两人是什么关系,这么晚到风景区又是来干嘛。"协警正了正神色,拿起笔,又欲做记录。

  "我们是什么关系凭什么要告诉你?你又哪只眼看到我们准备做犯法的勾当了?"何丽忍着怒火道,她心里还真没把这些协警看在眼里,若不是怕今晚的事情传到老公耳里,她早就找人来摆平了,眼下不想将事情闹大,她也只好忍气吞声。

  "你们是不是准备干犯法的勾当我们是不清楚,但我们有怀疑的权力,有将一切犯罪苗头扼杀在摇篮的责任,你们好好回答问题,只要我们觉得没有嫌疑,自然就立刻让你们走,并且还向你们道歉。"协警语气不阴不阳道。

  "即便是要问,也是正式的警察来问,而不是你们吧。"陈兴这时插口道。

  "今晚所里的人都出警了,现在只有我们几个。"陈兴对面的协警回答了一句,旋即脸色就冷了下来,"叫你们回答问题就回答,废话这么多干嘛。"

  "说吧,你们俩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什么关系也在你们问问题的范畴吗?"何丽冷眼看着对方。

  "不错,这个问题很重要,你们要如实回答。"协警一本正经,严肃道。

  "呵。"何丽冷笑了一下,冷冷的看着对方,不作声,直到问其话的协警被看的有点不舒服,板起脸来正欲训斥,何丽的嘴角才微微勾起,眼神轻蔑的看着对方,"说吧,你们要多少钱?"

  "咳咳…瞧你说的是什么话,我们这是正常办案。"协警差点被何丽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噎到,不动声色的和另外几名协警对视了一眼,几人眼里都闪过一丝喜色,心说这下遇到肥羊了,看何丽的样子,对他们的伎俩已经知之甚深,并且已经做好了挨宰的准备了,想想刚才何丽乘坐的是最新款的宝马,几人心里一阵窃喜。"正常办案?"何丽不屑的看了对方一眼,"你们这么晚还在风景区外蹲点,无非是想捞点外快,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们也别装腔作势了,想要罚多少钱就直说吧,你们的时间宝贵着,我们耽误不起。"

  几名协警凑在一起低声耳语了一番,经过了一番唇枪舌剑之后似乎是达成了什么共识,一名协警站了出来,清了清嗓子,威严道:"这样吧,我们也不计较你们这么晚在风景区外干嘛,至于你们是什么关系我们也不问了,你们交三万块罚金就走人吧。"

  那名协警一说完,眼睛就直勾勾的盯着何丽,其他几人也颇为紧张的看着何丽,何丽经过刚才和对方的口舌交锋,已经被对方认定是能拿主意的人,而他们想要罚金,已经寻思着从何丽身上入手了,至于陈兴,这会已经被他们直接无视。

  "三万块?"何丽提高了音调,拿眼斜视着几人,她倒没真把这三万块放在眼里,但却知道这几人是把她当成肥羊在狠宰了,三万块怕是能列入这几人开出的单笔罚金最高的金额了,哪怕是心里已经做出了拿钱消灾的决定,何丽此刻也偏偏要吊吊几杭州专业癫痫病医院效果人的胃口,明明眼下是处于弱势地位,但她也要拿出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去俯视几人,你们不就是要钱吗,老娘有的是钱。

  "这已经是我们能做出的最大宽容了,你要是嫌多,那我们就要按程序来了。"说话的协警脸色一黑,但那心虚的眼神却是已经出卖了他,事实上,此刻他心里也是突上突下的,他和同在问询室里的其他几人经常会夜晚到风景区外守着,专门等候一些很晚还到这里来的男男女女,根据他们多年的‘侦探’经验,大晚上还来这里的男女双方基本上不是什么正当关系,大部分都是偷吃来的,遇到这种情况,就是他们来钱的时候了。

  他们会随便找个借口说要办案之类的理由,先将人带到派出所,然后开始询问,重点询问男女双方的关系,而被询问的双方基本上都是不正当的关系,在这种时刻就开始遮遮掩掩了不敢明着说了,这时候就是这些协警表演的时候,他们欲擒故纵的吓唬着说要先通知家里人之类的话,等把人吓得差不多了,就开始寄出最后一招了。

  当然,这里面必须有人唱红脸,有人唱白脸,一切目的就是为了最后让人心甘情愿的罚钱还要感恩戴德的,而基本上被带进来的人最后也都捏着鼻子认倒霉,交点钱走人,毕竟碰上这种事情谁也不想声张,要是真被这帮人通知到家里人,这后果可能就不只是随便交点钱了,而是事关自己的名声乃至家庭和谐问题了。

  今天碰到了何丽这种明白人,几人都还没来得及唱红脸白脸的,就直接被何丽说出了最后目的,这多少让几人有点尴尬,甚至恼羞成怒,但想想既然对方这么上路,也没必要再浪费时间了,刚才几人凑在一起就是在合计着准备罚多少钱来着了,平常一般他们也就罚个几千块,碰到穷点的还更少,鲜少有罚到一万块以上的,毕竟他们这番做法本身就是不合理的,也不敢做的太过分,兔子惹急了还咬人,何况他们一瞅何丽的架势,就知道对方也不是善茬,说不定背后还是有点硬关系的人。

  但即使是猜到了这种可能,他们也照样不手软,这种事情干多了,他们对这些男女的心态再清楚不过了,都是害怕声张,巴不得低调的解决,就算是对方是有头有脸有关系的人,也不敢明着找人来解决,都嫌丢不起这人,多半是恨恨不平的交点钱走人罢了,有钱的人谁会计较这点小钱?

  只不过今晚一下子开口了三万块,这在几人过往的战斗事例中还从来没有罚过这么多钱的,这算是几人唯一心虚的地方了。

  火辣辣的阳光穿透过玻璃直射在白色的地砖上,略显拥挤的办公室看起来光线十足。这里是市委政研室的办公室,整个市委政研室共有三十来名行政编制,就分属在几个拥挤的办公室里办公,跟那些有钱的单位比起来,这里的办公条件实在是称得上艰苦,即便是跟隔壁合署办公的市委办公厅相比,条件也不知道比这里好上多少倍。陈兴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侧着脸望着窗外的天空,一脸的慵懒。在他跟前的办公桌上堆满了报刊书籍文稿,垒的老高,将他整个人都淹没了进去。若是不熟悉的人进来看到,恐怕都还以为这张办公桌上无人。

  那天晚上的事情已经过去三天了,陈兴却觉得彷如昨日一般。这几天他都一直魂不守舍的,并且时常忿忿不平的大骂自己,早上起来常对着镜子,指着镜子骂自己色鬼、虚伪、道貌岸然,白天才跟黄明信誓旦旦的说对何丽这个人不感冒之类的话,晚上何丽稍微主动引诱下他,他就找不着东西南北了,结果还碰到在那里蹲点钓鱼的协武汉中药治癫痫药方警,虽然最后何丽拿出了三万块钱了结了此事,事情也如两人所愿,并没有声张出去,但陈兴终是觉得此事仿佛成了他身上的一个污点,擦之不去。

  对于那几名协警,陈兴是恨得咬牙切齿的,但也仅仅只能是如此,别说他只是个小小的政研室副主任科员,就算是他是个实权的官员,这种事情基本上也只能认栽了,谁也不想将这种丑事声张,再说拿几名协警开刀,也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威风,何况那晚虽然从头到尾都只是那几名协警在场,但那几人顶多是冲在前头的虾兵蟹将而已,就何丽拿出来的三万块钱,那四人要是能一人分到两千块恐怕已经是烧高香了,真正拿大头的却是派出所的领导,以及派出所的相关民警,若说那几个协警只是阴谋者手上的一杆枪的话,那背后的主谋便是派出所的领导又或者是整个派出所。

  "这个社会,要么得有钱,要么就要有权,有钱有权的人才能过上等人的生活,没钱没权只能受人嘲讽,欺负。"

  望着窗外蓝蓝的天空,陈兴的眼神散漫、毫无焦点的凝视着,他想到了那晚何丽拿着三万块钱几乎像是扔出去一般的对几名协警道,"你们怎么不去抢钱呢,比土匪还土匪。"

  何丽的语气轻蔑而鄙夷,有点在别人的地盘上反客为主的感觉,但那几名被骂的协警却是笑呵呵的没说什么,有钱的人是大爷,反正钱到手了,被说几句又不会死,再说他们也看出何丽应该是有点关系的人,也懒得计较这个,钱才是最重要的,经济挂帅的年代,其他一切都可以统统靠边站。

  陈兴清晰的记得他跟何丽两人出来时,那几名协警看着他的眼神嘲笑而讽刺,陈兴心里知道这几人怕是已经完全把他当成吃软饭的人了,谁让所有的钱都是何丽出的呢。

  那晚回去的路上,陈兴有跟何丽暗示了一下说要把钱给她还上,何丽只是不在意的挥了挥手说,"不用,一点小钱而已。"

  陈兴知道这钱在何丽眼里确实是一点小钱,当然,一人一半平摊的话,一万五在他眼里也算不上什么大钱,只不过也不是一笔小钱就是,毕竟他也只是个拿工资的人。

  想着何丽这几天没再来跟他联系,陈兴心里是大松了口气,何丽纵然是一个漂亮的都市丽人,他也差点经受不住引诱跟她发生了关系,但他内心不再希望跟她发生交集,他只希望那晚成为过去被遗忘在记忆的角落。

  "不过这钱却是要找几个机会拿给她,省得日后纠缠不清。"陈兴想到那三万块,心里不自觉的提醒着自己。

  ‘咚咚’的敲门声从门口传来,陈兴头也懒得抬一下,继续潜伏在书刊背后想着自己的心事。

  办公室的一个工作人员接待了来访的人并且指了指陈兴的办公桌,来人看着空空的办公桌奇怪的走上前来,才发现陈兴是趴在叠的老高的书刊背后,"请问你是陈兴吗?"

  热书《风云官场》 在【零小说】这个微~信~公~众~号回复:38,即可阅读全书章节。